美文网_文章_散文欣赏_美文摘抄_文章阅读网_三笔原创文学网

当前位置: 文章阅读网 > 爱情文章 >

似曾相识的背影

来源:QQ1534990136 作者:小马姐 时间:2016-04-08 16:52:23 点击:
“是你生日吗?” “不是……是……”不等我说完,他随即把掂量在手中的蛋糕往我脸上突兀的抹去,雪白的奶油顺势将我的发丝与脸颊紧紧相贴,如同一张破旧的绣罗襦。蛋糕夹杂的奶香四处飘散开来,我十分郁闷的蹲了下去,不想今天怎就遭此不幸,正欲转身,不料

“是你生日吗?”

“不是……是……”不等我说完,他随即把掂量在手中的蛋糕往我脸上突兀的抹去,雪白的奶油顺势将我的发丝与脸颊紧紧相贴,如同一张破旧的绣罗襦。蛋糕夹杂的奶香四处飘散开来,我十分郁闷的蹲了下去,不想今天怎就遭此不幸,正欲转身,不料又被一群我不认识的少年抹得全身是蛋糕,罢了,谁叫我天生抗反击能力差,我这受欺负的对象,唉……正欲逃离现场大战,就在大家拼得火热时,我庆幸的逃到了卫生间附近,不小心舔到了嘴边的奶油,这一幕却被他带个正着。颀长的身材,俊朗的面容,一身白色的西装就像都市里走出来的王子。我心中一惊,正欲接着打量,不料却又被他偷袭,见我一脸奶油,他笑着坏到了极点:“怎么味道不好么?”说罢笑着跑开了。

“去你的!”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今天活该自己倒霉,这贪吃的代价啊……唉!”我在心里恨恨的骂自己,“如若听老大的,早点离开,不想念那蛋糕上的美味水果,或许今天的的‘奶油浴’就可免了呦!”

天渐渐黑了,此时已将近子夜,由于天生路痴一个,我只得和那对“小夫妻”回家,把那些“小坏蛋”滞留在“战场”上,任凭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路上的街灯很昏暗,朦胧而又迷离。天渐渐下起了雨,远处车灯在不停的闪烁,呼啸而过的汽车在不停地提醒我此时还在路上,就这样昏昏荡荡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漆黑的走廊前。

“回来了?”我吓一跳:“你还没睡啊老大?”下意识的转过了身,看着他渐行渐远。开门,开灯,赶紧去洗头、冲凉。完后已近一点,可我却睡意全无,心中思绪万千……转辗反侧,一夜难眠,想想自己为何执意来此,遇见他是否已让我后悔来到这座城市 ,终究还是没有答案,我知道我还是没有放下那座城市,还有那个城市里的他。我决定离开那里,父母的挽留终究不为我所动,来到这座城市,我想忘记一切,重新找回自信的苏汐。

梦里又出现了他的身影,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带我去云南,却被我一口回绝,梦醒过后才明白,他不是我想要的整个宇宙,即使我曾经向他投过一颗深情的红豆……天渐渐亮了,我该上班了,梳洗完毕,出门迎面撞上了他,又是一袭白色套装,白天他看起来更帅,更出众。我正欲开口,却被他抢先发问:“昨天睡的可好?”

(美文网:www.meiwenting.com)

“嗯嗯!”

“林绪,很高兴认识你,你呢?”

“苏汐,很高兴认识你!”我顺势低下头,脸却唰的一下红了。

他笑了,一脸阳光的样子。我一脸郁闷的进了公司,心想他怎么也在这工作,不禁心生无限悲凉,这是上天有意和我开玩笑么,我一直努力的忘记曾经的他,而在此时却遇见这个他,他们的背影是如此的相似,让我不知所措。

下班了,很累,望着傍晚绚烂的天空,心生无限落寞。如果不是两年前的邂逅,如果不是曾今拥有,如果不是他拈花惹草,我又何何苦如此决绝,又如何这般难以释怀,不懂,也不想懂……

“又在想心事啊?”老大一脸笑容走来,和我并排搭在栏杆上。他习惯性的看看天空,然后低头笑了:“明天带你去溜冰吧!”明天周末,没有特别安排,我点了点头。

美文

“不过,明天我想去吃烤鱼,我请客,你付账,说好了不许反悔!”我一脸苦笑和他开玩笑。

“你这机灵鬼!”他勾了一下我鼻子,“好吧,什么事,想开就好,心中事情埋多了,大脑也会生锈的!对了见过林绪没?”

“林绪,那个爱笑的白衣少年啊?他是谁啊?”

“我表弟啊!没发现他和我有几分神似吗?”说罢挑了挑眉毛。

“得,你就往你脸上贴金吧,人家那么帅,你……就你……你不觉得你该减肥了么?”

“还怎么着,再怎么着我是你老大!”他“生气”了。

我被他逗乐了,老大,有你真好!他喜欢和孩子一样和我“斤斤计较”,和我开玩笑,和他在一块,很踏实,很快乐,就像亲哥哥一样。

星期天,一大早被老大吵醒了,嫂子和老大吵架了,我一脸郁闷,和老大在一起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怎么还吵架?不管了,我梳洗完毕,不料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老大已经等在楼下了,那个林绪也一脸微笑的和他站在一块。

“喝什么饮料,自己拿!”

“我可不客气了啊!”不过我还是拿了一瓶小瓶果汁,“老大,把你瓶子借我一下!”我夺过他手中的瓶盖,“老大,中奖了,中奖了,看吧,看我手气多好!”我一脸狡黠的笑着。

老大信以为真,接过我手中的瓶盖,仔细端详,“中奖了!”他用瓶盖砸我,我机灵的躲过了。林绪捡起地上的瓶盖,发现瓶盖反面赫然写着“谢谢品尝”四个大字,我向他们吐了吐舌头,完全忘了自己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淑女”。 “你可真够淘的!”依旧一脸阳光的样子。

“刷”的一下我脸红了,刚才只顾着和老大开玩笑,却忘了旁边林绪这台“照相机”,“我才不是什么淑女,哼!”

“你……”他瞪了我一眼。

不多久,我来到了一个热闹的场所,上了二楼,才发现是溜冰场。场内气氛十分热烈,DJ音乐震耳欲聋,闪烁的灯光晃得我睁不开眼,换了溜冰鞋,才知道自己寸步难行,只好扶着场内四周的栏杆滑行。

“你不会溜冰啊?”几乎是异口同声,“你不要总扶着栏杆,脚呈‘八’字形向前滑行,身体保持平衡……”林绪耐心地教着我。

我一脸郁闷,因怕摔倒,还是站不稳,“你先滑吧,我休息一会儿吧!”我想偷懒一下,才发现,老大不知跑哪去了。不远处,溜冰场上中间的音乐台上,一个熟悉的面容出现在我面前:瘦瘦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微卷略带金黄的长发扫过她瘦削的肩膀。“没错,是姨妈!”正欲上前打招呼,却无意中发现老大牵着她在旁边的休息亭里坐下,我一下子懵了,老大?姨妈?

前不久我就听说姨妈要和姨父吵架,是因为老大么?我思绪混乱。“林绪,你看见老大了么?”我故意问他。

他环顾四周,“喏,在那呢!你不好好学溜冰,干嘛呢?真是懒得理你!”他抱怨着。

“他旁边谁啊?”我明知顾问。

“你说阿香姐啊!,他是我表哥的好朋友啊,不过他们是通过表姐认识的。你这小丫头,想什么呢,他们是普通朋友!”

“鬼才信!”我嘀咕了一声。

“你说什么?”他瞪了我一眼。

我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可也只能这样。半小时后,老大来了。姨妈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我没理他,全当他是空气,只朝场地那群“不良少年”走去。不经意间我又看到了林绪的背瘦瘦的背影,就这样远远看着,让人觉得生疼。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厌倦了一个又会去寻找新的猎物?

亭子里忽闪忽闪着火光,是林绪,他在抽烟。他那和谐的火光此时和我那心中的痛是多么的不和谐,曾经的我缴了曾经的他一包烟,他说他会为了我不再抽烟,于是那包烟的结局很惨--我当蚊香点了。但我却分明看到他心疼的样子:“你可知那香烟一根5毛啊,那些个蚊子可消受不起啊!”

“我不管,我呢只要你身体好就够了,别的我可不管!”我只顾着烧烟,不过抬头的一瞬间刚好与他目光相对,“我听你的!”两年后我们和平分手,偶尔看到他的说说写到,在他喝酒时想到他们,在抽烟时想到我……我无力的坐在了溜冰场上,任凭眼泪不争气的顺着我的脸颊滑落。我知道尽管我们已经分开许久了,但那段借酒浇愁的日子他也不好过吧,此时他应该和林绪一样,为了所谓的“男人味”正和烟酒畅吧!

斜对着拐角,他看到了我,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靠着扶手我努力地站起来,,可心中多了一份羞涩。时不时朝那个方向看。他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又穿好了溜冰鞋下来溜冰了。他溜冰的姿势真的很美,而且顺势他还来了一个反向单滑,优美的弧度就像天上划过的虹……他示意我放开扶手前行。

“我不敢!”不经意间我感到生活中我不敢的事太多了,何止是这次尝试啊。曾经我因为害怕阻止,害怕离开他,然而生活逼到那一步时,我勇敢的选择了离开,才知那勇敢的背后竟是无止境伤痛的代价。无休止的困惑,难受悲哀与无助……

他笑了,又向前滑走了,留下了一脸失落的我……老大过来了,我才发现把他给丢了,不过今天的事我还是耿耿于怀,然而当我看到他那溜冰的滑稽样,我乐得直不起腰,只顾大笑,忘了扶栏杆,脚下的滑轮不听使唤,我又顺势跌了一跤,看到我这狼狈样老大更是望着我合不拢嘴,哭笑不得。

十块钱的溜冰费,我们都玩得很尽兴,可我终究因不敢尝试而一无所获离开溜冰场,脚下那种紧张感还在,不过感觉此脚已非彼脚。

一天就这样匆匆的溜走了,晚上,我独自一人睡觉,很害怕,刚来不到一分钟就被自己惊醒了,醒来了就拼命吃东西,那行为似乎只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有没有被黑夜吞没。突然想到琪琪说过,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我却害怕去讲、去想……

“别走…别走…”我又被惊醒了,起床后,枕头上湿了一片……顺手我翻起了枕边的日记:你在我心中早已生根发芽,成为我心中永远都消不去的毒,每一次风雨冲掉的不是对你的记忆,而是露出我对你千年不化的思念,每一次你无心开出的叶子,我不知道要用多少记忆的营养去涵养,秋天来了,你偶然的凋零,带走了曾经绿的希望,也带走了曾经欢乐轻盈的彩蝶,你全然不顾我的感受,生长凋零,而随之在潜伏生长使你盘根错节的根系,撺出了心中掩埋的土壤,露出了赤裸的伤感……

一直就这样胡思乱想,想起了他的信,泪水又打湿了枕头:是否你早就想好,我这个影子终会离开,散落一地的伤感与孤独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你说你累了,你说……我只是沉默,任凭那一地的心碎,拼不起明天的明天。那一次我哭得伤心欲绝,我说我会忘了你,让你独自飞翔。我以为我做好了离开你的准备,没想到我还是伤得一塌糊涂。有时觉得生活就是个玩笑,明明是想忘了你,却又看见你的影子,我理性告诉我自己他不是你,也不是你的影子,我会将你放入一个永见光的地方去腐烂所有的记忆。

就像所有凄美的场景一样,那年杏花微雨,我无忘与你擦肩而过,再一年,我与你可不可以说是再度萍水相逢?在他乡非他客,你说:“认识你真好!”

我微微笑,嘴角上扬,透过你清晰分明的轮廓,我分明看见了你一脸的恬静与忧伤……你伸出手想撩起我的发丝……一觉惊醒,才发现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梦。

推开门,一抹朝阳从斜对面屋顶照射过来,温柔而又美丽,传透过彩色的朝霞,才发现破晓的天空真美,一丝清凉的风吹来,很柔和。我伏在栏杆上,街道的这棵大树可真美,浓密的树荫让人心生惬意。忽而一辆汽车飞驰而过,留下了漫天飞舞的烟尘还在穷追不舍……此时真有一点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像诗一样美,可我真的有点累,身心疲惫。

匆匆吃过早饭,我上班去了。车间里林绪也在,我走进他的身旁和他一起开始工作。看着他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我渐渐发起了呆。我突然发现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会不自觉的想起一个人,至今记得他伸出左手的样子,那时的我从未想过分手的伤感……当他发现我在注视他时,不好意思的冲我笑笑:“想什么呢?做事啊,你不知道公私分明啊,你把工作时间拿来发呆不惭愧啊你,这孩子!”

我一愣,于是开始工作。在这里工作还比较轻松,也许是因为,林绪罩着我,我总有一总被温暖环抱的感觉。突然想起小姗,梦铃,她们拥有着花一样的年龄,雪一样纯洁善良的心,只是那天,也就是小珊生日那天,我看见他们涂着厚厚的脂粉。浓烈的脂粉味飘过来,才发现,他们和我不一样,她们十二岁就踏进了这个冷酷的社会,离开了温馨的校园生活,拥有对她们里说只是一种奢望。小珊的男友,是那种我一直都看不惯的少年,他很帅,却是那种坏极的帅,一头耀眼的金发,左胸上还文着一只狼,可是生日那天晚上我无意间听到他们的对话,彻底改变了我对他们的偏见,他们真的很单纯、很善良,只是所有的一切都被他那头金发给掩埋了。我渐渐地发现他们都有着一颗透明善良的心,可是拥有再怎么强大的外表他么也依然要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我呢,我真的很庆幸自己不是当中的一份子,对于他们我也只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再来此之前我去过一趟大梅沙,那里说不上美,但那里有我向往的天涯海角。一到周末,游人大增,成千上万的游人带着家眷在哪里度假,享受沙滩的日光浴。可初来的感觉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好,那里的海水很浑浊,沙滩上游人丢弃的垃圾随处可见,这里就像是我心中一块被风吹皱的湖面,一阵失落吹来,海水茫茫,失落万千。

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困惑的回过头。“漪然”“苏汐”,几乎是异口同声,一年没见她还是那么漂亮,一头琥珀色的卷发飘逸的披散开来,无暇的脸上,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看起来永远是那么动人……

“你怎么在这里啊?”她愉悦地问道。

“一言难尽啊……”我无奈的摇头,不过依然很兴奋能在这里遇见她。

“那就长话短说……哈哈!”她调皮的眨着眼睛。

和她聊了很久,从她口中我了解到,来大梅沙的人都是一些农民工和他的妻儿,因为这里的阳光沙滩免费对游人开放,而南澳那里虽然环境很好,但门票却很贵。她说那边有天涯海角,还有人在那里刻着“天涯海角”等字样。我顺着他手指着的地方望去,也并未觉得有多稀奇,最多也只是海边多了一处峭壁而已。

时间过得真快,才一年而已,然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如今她和向隽在一起,他们就在我工作不远的地方工作,可我却奇怪我从未在那里见过莫漪然,原来一年前她已同男友分手,和向隽走在一起,也是出于我同学林源的帮忙,我问他原因,她总是说缘分使然……

此时我又想起漪然,她是我一生的闺蜜,但由于各种原因,我们一年未见,只是有经常的电话短信联系,庆幸于她没有多大改变,她还是当年的她。

只是我不明白,那个追着他跑的男孩为何最终会离开她。她告诉我她喜欢曼珠沙华,尽管花叶无法相见但他宁愿让叶子知道自己惊艳过,没有叶子的陪伴,花也可以一样开得很美。

她说她喜欢雨天,喜欢天空哭泣的样子,那样在天空的那一边那个他思念的人也会在天的那一边思念他。

回到现实,看看身旁一丝不苟的她,心生落寞,那天我在笔记中写到“我曾多次在江边遥望回想,如果那天你牵着我的手,一直走,不要告诉我我们一起走的路还有多长,也不要回望我们已经走了多长的路,那该有多好,那么你还会陪我一起走么?”

记得他曾经对我所过,他怕死,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来,他会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爱我,我又无奈至极,我用笔写下自己的生活,却总是写满伤心的回忆。

和她吃过饭后,我回到了厂里。这天午饭过后,厂里规定休息两小时,老大带我去了一场武馆,那里的孩子都不大,我无心关注他们。老大则在一旁和那个老板聊得火热,我静静的望着天空发呆,窗脚下外面,有几株红白相间的花怡然的开着,自然、纯洁、美好,如果时间就这样停止了该有多好。正想着,天空乌云密布,于是我和老大匆匆的离开了,刚到阳台,大雨倾盆而至,我搬了天凳子看雨水飘落。

“洛神凌波渡飞檐,寒光蓝气自氤氲。推门芳心赏悦色,疑是春秋共徘徊。”

突然自作诗一首,惬意而又茫然,突然想到四年前那场雨,也是那场大雨让我决意来此吧。

那年我上高中,一场大雨挡住了我回家的去路,无助的我只好来到了屋檐下躲雨,短线的珠子形成了一道帘子将我隔离在了另一道墙外,行人匆匆而过我等在屋檐下,无心赏雨,只期盼着雨后天晴我能赶快回家,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出来了“要进来躲雨么?”

“不用,谢谢!你不是本地人?”我听出了他的口音有点异样。

“给”他递过来一把小伞,“我是广东人!”他笑笑。

我不好意思的接过伞,道了一声“谢谢”后匆匆离开。那是一把红色的油纸伞,很漂亮,上面点缀着一片小花,小巧而又精致,也许是这把伞成了我难忘的期待。

四年后,我已经大三,在我和他分手后我决定去东莞,并决定去找他,却不曾发现,林绪就是当年的少年,但他早已不记得我了。有时世界就是奇怪,在我转了一圈后,我又回到了原点。女孩在两三年后会有很大的变化,而男孩基本上不会有多大的变化,我依然记得当年他递伞给我转身离开的背影。

回到家里,我拿出那把伞,望着天空发呆,这时林绪望着我手中的伞发呆“你怎么会有这把伞?”

“四年前一个好心人送的!”我静静地回答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他叫林皓吧?”他继续发问。

“不知道,他应该叫林绪吧!你改名啦?”我一脸狐疑。

“他是我哥哥,两年前在车祸中丧生。”他一脸悲伤静静地诉说着,“我俩是孪生兄弟,那把伞是我和他一块去买的,是我送她的生日礼物!”

我一脸诧异,不等我开口,他又接着说道:“你就把它收好吧,就当我兄弟两送你的,也算有缘。”我傻傻的拿着那把伞,忘了还给他了,内心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种酸涩流进了心中。没想到那个我想见到的善良少年早已不在人世了,心生无限悲凉。

望着林绪离开的背影,心生落寞,正欲悲伤,不料楼下有个熟悉的背影忽闪而过,是向隽。他来着干嘛?我正纳闷,向隽已来到我跟前“看见漪然没?”

“没有,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我顿时感觉不妙。

“她失踪了,昨天晚上她没回家!”

“你别着急,我帮你找找!”我知道一有事情她就会去海边。于是我回过头,“你在家里等我消息,我去找找看!”说罢,我急忙冲到楼下,上了一辆公交,是一辆通往大梅沙的公交,我有预感她会在那里等我。一路上我思绪万千,又吵架了?为什么漪然失踪了总会有个人这么心疼他,而我呢?曾经我就失踪了一会儿,半个小时后他只发了一条短息“我找了你半个小时了,我很失望。”蓦然,眼泪唰唰而下,望着窗外发呆,售票员来查票的声音把我惊醒,才意识到自己在发呆。突然车停了下来,大概是遇见红灯了。不远处,花坛里开着一种花,顿时内心一阵激动,是鸡蛋花。车开了,没过十分钟,就到大梅沙了。

匆匆下车,才发现人潮涌动,我该如何去找她。不远处,一把红色的小伞映入了我的视线,原来她真的在哪,“你想急死我们吗?”

她缓缓转过头,脸上的泪痕未干,我刚蹲下去,她一把抱住我,痛哭了起来,这时周围的人纷纷看着我们。我没动,任她的泪水湿透我的肩膀,“怎么啦?”我关切的问道。

她摇着头,还是在拼命哭。突然间觉得她好脆弱好瘦弱,一种生疼的感觉涌上心头。“没事,有我在,难受就哭出来吧!”她哭得更汹涌了,泪水打湿了我的肩膀。半个钟头过后,她渐渐停止了哭泣。

“我饿了!”他呆呆的看着我,通红的眼睛肿得像灯笼。

“你这孩子,走,我带你去吃饭!”我带她去了附近的一家餐馆点了几个菜,她却在我接电话时点了五瓶啤酒,等服务员送完菜和饮料后,让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算了,姐今天就陪你畅饮一回。”

我们拼命喝酒,才和到第三瓶,她又哭了,“他找别人了,他说会爱我如生命,他们怎么都一样……”看得出她真的伤得不轻,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得默默喝酒……桌上已空了七八个瓶子,我们东倒西歪的趴在桌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居然躺在自家的房里,床边居然趴着林绪。我一惊,“有谁会知道我们在那,他怎么在这里?”一堆的疑问塞满了脑子,我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很想去摸他那浓浓的眉毛和头发,看他熟睡着我欣慰的笑了,长长的睫毛,眉宇间一种秀气却又不失俊朗之气……我正欲起床,才发现我穿着睡衣,一想便大叫了起来。

他被我惊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怎么啦,怎么啦,做恶梦了?”

我们就互相望着,一种愤怒跃于心中。“别想多了,你衣服啊,是泠泠阿姨帮你换的,你吐了一身,怎么睡啊,你一直念着什么秦风,我怕你出事就留下来照顾你了,要不是看在你叫苏汐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

“我……”“你……”几乎是同时开口,我还是先问了,“我怎么回来的?漪然呢?”

“你还说丫你,你找到她也不先告诉我们,真是的。对了是林源,他一直跟着漪然。”

“他,他跟着漪然干嘛?她伤心干他什么事?”我没好气抱怨着,曾经林源误会我和向隽,以为是我迷惑向隽,引起漪然他们感情不和,到现在他还这样看我。

向隽曾经是我的同学,他喜欢过我,但因为我选择秦风而负了她,所以他选择了离开,可不知怎么他居然和我的闺蜜走在了一起,可林源却跑来怪我,我一脸狐疑。

我准备找林源问个明白,却被林绪一把拉住 “我知道你要干嘛,但我相信那个女孩不是你!”

“哪个女孩?什么跟什么呀?”我一头雾水。

“林源说他看见一个和你穿同样衣服,差不多发型,声音也差不多的女孩和向隽在一起。”

我吓了一大跳,我这几天都未出门,除了昨天去找漪然,我更是迷惑不解,也更恨向隽,他怎么可以这样伤漪然,这么漂亮善良的女孩他负她,他想干嘛?不过我纳闷,漪然和向隽的事也轮不到林源擦道杠啊!

下午我休息的差不多了准备去上班,却迎面撞上林源,“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见我一脸疑惑,他便拉着我搭在栏杆上细说了起来。原来,他看见“我”和向隽在一起,正准备去找漪然,却发现我和漪然在一起,他说那个女孩真的和我很像。我笑笑,“没事,我不会当第三者的!”说罢,便微笑着去上班了。

“下班回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好的。”我才匆匆离开。

“旷工半天,你怎么当员工的?”来打劈头盖脸的骂了下来,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火。见势不妙,我连忙低头作讨好状“老大,我错了,你扣我工钱吧,不过我要是饿瘦了你负责哦?”

见我一副难得的怪样,老大脸上的阴云去了一半,“林绪帮你请过假了,以后别跑那么远去喝酒,不然我懒得管你。对了,这个月的奖金没了。”

“不行啊,老大,不都说有人替我请假了么?你仁慈一点呗,下不为例!”

“还有下次啊,矿工免了你的工钱克扣,但你没发现你迟到了么?林绪下午可没帮你请假!”

见他跟我讨价还价,我瞧着嘴巴,一脸郁闷的望着他。见我真生气了,他又笑笑“唉,不要生气啊,发工资我请你吃烤鱼总行了吧?”

正欲高兴,他加了一句“你付钱哦!”我差点气的吐血。林绪在一旁打着哈哈转身离开了。我知道他在偷笑,内心很是不爽,“都是那个臭林源,哼!”我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不过转而阴转晴,对了晚上就从他身上放血,我偷偷地笑了。

下班林源来了电话,“我在你楼下‘一品香’饭馆里,你下来吧!”

我挂了电话,洗了脸,匆匆换了衣服赶了过去,他说“为了解除误会,我正式向你道歉。”我说还来这套啊,对了,那天你跟着漪然干嘛?漪然现在怎么样了?

“漪然她很好,他们又和好了。”他笑着说似乎又带着一点无奈,一丝淡淡的忧伤掠过他的眉梢,“跟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我听着呢,神秘兮兮的!”

“漪然在和你分离的那一年里,和我在一块上班,她是我的一个远方表姐,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只有共同的亲表弟,那会儿她刚来,我们聊得很投缘,当得知我姨妈是她舅妈时,我们都笑了,于是我叫他表妹,它不依,她说她比我大。可是你知道的,每个男孩都希望是女孩子心中的哥哥,我当然坚持叫她表妹,她一听生气了。有一次我们面对面工作,不久来了一个杨老板,他问我表姐:‘对面的男孩怎么样?’她说‘一表人才啊,才貌双全丫!’我笑笑,没在意,不过杨老板追问‘那你看得上他吧?’表姐一听‘你没喝多吧,他是我表弟啊’我内心一阵酸痛,,也不知道为什么,于是我也顶一句‘我们是表兄妹,她是我表妹,净瞎扯。’表姐来了一句‘他是我表弟,我们争关你什么事啊?’杨老板一听,来了一句‘行行行,你们小夫妻接着吵!’表姐生气了,不说话了,从此后我们的话就很少了。说真的,我已经喜欢上她了,不光是因为她是我表姐,更因为她长得像我亲姐姐,姐姐也就是在前几年被水淹死的,是为了救我。”

我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少年:“但是你怎么她他介绍给向隽了?”

“哦,那是一次偶然的春游,我无意间开了一句玩笑,没想到他们真的走在了一起。”

“既然这样,他们的是事你还管?”我愣了一下。

“是啊,一个是我兄弟,一个是我表姐。我不能没有他们两个,于是我选择了退出和祝福。但我还是希望她过得幸福开心。”他淡淡的说着。

“我也是在偶然中翻看了向隽的日记本,才知道向隽喜欢的是你,所以……所以我才留意你们的,对不起啊!”他低着头。

我一惊,日记本,那个日记本他还留着,不是说好了做朋友了吗?在当我想那个和我长得像的女孩时,所有的疑问都解除了。不过想想漪然还是很幸福,他有林源在默默关心着她,爱护着他。

“苏汐,照顾好漪然,谢谢!”

“我会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桌上的饭菜几乎未动,望着凉透的饭菜,我也默默离开。我买了一些水果,去了漪然家里。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向隽,我径直往漪然房间里走去,留下惊讶的向隽站在原地,他半天回过神来“你来了,谢谢你来看漪然,你们先聊,我下去买点菜。”

我转过身,看到漪然半躺在床上。她招呼我坐下:“有你真好,你知道么,向隽和我讲和了,他和那个女孩分手了,呵呵!”

见她开心的样子,我轻轻的勾了一下她的鼻子“你丫太容易满足了,看到你开心的样子我也很开心。”随手拿起了一个苹果削好皮递给了她。“你那天可吓死我了,以后啊,可不许让自己伤心了,你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难道只是用来哭的?”说罢,我轻轻撩起她那琥珀色的发丝,夹到她的耳后根。

“呵呵,有你在,我怕什么呀?”他笑嘻嘻的啃着苹果。

“你呀你,唉,真拿你没办法。”门开了,向隽回来了,手里提着五颜六色的塑料袋,“你怎么买这么多菜,不怕浪费啊?”

“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可不能让别人说我们‘小夫妻’怠慢了你呀!”他愉悦的笑了,顺便开始摘菜,我也偷偷跟到了厨房。

“你要好好对待漪然呀,她真的很好,也是我闺蜜,不然你要是再负她,我不会原谅你的!”

“还用劳烦你这位大小姐啊,知道啦!”他愉悦的应和着。

我蹲下来摘菜,没有抬头,想想今天那顿饭也没有吃饱,肚子还真有点饿了,不由得也加快了速度,晚上我们庆祝了一下。晚上天黑了,我拒绝了他们的挽留,匆匆离开了。回到住处,正欲掏钥匙,林绪突然从旁边出现了,把我吓了一大跳。

“你吓死人不偿命!”我开了门亮了灯。

“你担心死人不偿命!”他硬生生接了一句。

“谁要你担心了,我不好好的么?”我内心偷笑,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我内心一阵温暖。

“谁担心你了,是老大,非要我去找你,说是你姐姐出了一点事情。”我一惊,忙问出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是你姨妈叫你常去你姐姐那看看,你姐姐今天摔了一跤,是从楼道上摔倒的,不过已经没事了,是被一个男孩撞到的,擦了一点皮。”

“哦,这样啊,谢了啊!”说罢正欲关门。

“你不请我进来坐坐么?没功劳也有苦苦劳啊!”他不满道。

“随便你,反正我吃过了,你要想吃东西,自便,材米油盐齐全。”我转身去了房间。

没想到他跟进来“怎么啦小姐,我又哪得罪你了?”

“没有啦,只是有点累,你陪我说说话吧!”

“正如我意,不过你给我做饭吧,我很饿!” 他示意我过去帮忙,看到他可爱的神情,我还是过去帮他煮了一碗汤面。

“你说为什么朋友那么多,我却还是感到孤独?”我无力地问道。

“你受什么打击了,谁说你孤独了,你不还有老大和我么?”

“呵呵,吃吧吃吧,吃完赶紧走,明天还得上班呢!”我催他快点离开。

“嗯,那你好好休息!”他轻轻地走了,带了一下门,我站在门缝里看他离开,想象着他是秦风的样子,那熟悉的背影,就像过电影一样,又在我心头重新放映了一遍。关上门,我呆呆的站在窗前,看着星空发呆。仰望星空,才发现天空是如此寂寥,月光浅浅,就像一层落落的黄沙,漆黑的夜里凉风习习。

“我不可以这么自私,林绪他不是秦风。我和秦风回不到从前了,我,他们……唉……”我思绪混乱,晚上躺在床上,就像死掉了一样,我拼命挣扎,秦风拉着我跑,我猛然挣脱了,一下子惊醒,才发现又是一个梦,我试想着离开,可我又能去哪呢?

这个周末,我去了姐姐那,姨妈也在,一看到她有点陌生的样子,一下子又让我回想到了在那个溜冰场的晚上,欲言又止,“你在陈老板那里好吧?”她开口轻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陈老板那里?”我一脸诧异。

“哦,陈老板是我的朋友,我当然知道啊,我还叫他好好照顾你呢!”她笑着说道。

“哦,这样啊!怪不得老大对我很好呢!”我笑着说。

晚上他搭着我的肩膀,,让我陪他走走,,她问道:“小汐,你有男朋友么?”

我一愣:“当然!”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其实我和秦风早就分手了,为了掩人耳目,我一直都这样回答。

“是啊,真好,在大学里,花前月下,挺浪漫的吧?”她羡慕的说道。

“我们不在同一个学校,怎么浪漫?”我不满的说到。

“姨妈,你这么漂亮,大学里应该有很多人追你吧?”

“哪有,我们那时候读大学,老实得要死。其实大学里谈恋爱很浪漫,不像现在的我太过现实了,哪是你们大学一杯豆浆一个包子能够轻易感动的,所以你们要好好珍惜呀!”姨妈叹着气。

“哦!”

第二天吃过饭,陪姐姐说了一会儿话我就匆匆赶到了厂里,老大和他的侄儿彬彬也在。大家叫他彬哥,因天生原因,他说话有点吐字不清,但为人却很坦诚,我一直待她很好,和老大聊了一会儿,我心情很好,不料他也冒出一句:“你有男朋友么?”

我没差点岔气,他问我这个问题干嘛?我还是那样回答他,不料他却不依,“那为什么你没和他一块来呢?”

“为什么两个人要成天黏一块呢?”我没好气反问道。这时楼下传来杨老板的声音:“陈老板,出去吃个饭?我请客!”

我赶紧对老大说:“老大,你去吧,去吧!厂子我帮你看着,不过东西偷了别怪我啊!呵呵,电脑借我玩!”

“东西没了我拿你抵债!对了,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拥抱?”

“我没差点笑岔气,“老大,看样子你那个玩了十年的游戏也该放弃了!你也不专情呀?”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他笑得更欢了“你不知道,男人四十一枝花,这野花呀永远比家花香!”

“得,你就吹吧,你这朵鲜花还是去找别的野花作伴吧!”说罢一屁股坐在了他早已坐得发烫的椅子上玩起了QQ。

老大走了很久,天渐渐黑了,我无奈开始放歌。彬哥在一旁看一本关于伦理学的书籍。我感到奇怪,他居然识字。不一会儿,门开了,彬彬的妈妈回来了,她是来这边买房的,所以暂时住在这里,可我事先并不知道彬彬和她的关系。看她回来,我准备问候一声,不料她抢先批了我一顿:“你是哪个?怎么这么大胆,这么随便,你在干嘛?”

“我在等老大……”我不满的说道,还未说完,又被她说了一下:“你霸占着电脑,我儿子怎么办?”

“你儿子,他回来了么,他在哪?”我没好气的顶了一句。

“他不是我儿子么?”顺势她指着旁边的彬彬。

我顿时语塞,这么久了,我才知道彬彬是她儿子。彬彬有点残疾,讲话吐字不清,但他心地很好,不过我还是恨恨的朝他的妈妈笑了笑。“我回去休息了啊,明天还要上班。”

“嗯,你赶紧走吧!”阿姨不满的应了一声。

我心情很不爽,一个人走夜路回到了房间,突然间好想秦风,觉得自己很委屈,不经意间开始对着窗外流泪。“此时你又在哪里啊?”窗外月亮又长毛了。似乎明天又是雨天,一阵凉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冷战。路边的街灯亮着,远处来来往往的车辆穿梭而过,心生无限感慨。一年又过去了,我该何去何从,该何去何从……手机里依旧是那首熟悉的旋律,我不经意间哼了起来,许久,天空下雨了,我准备进房,才发现林绪在我后边:“怎么又伤感啊?”

“你怎么在这?”

“闲着啊!”

“哦”我离开了,不想却被他一把拉住“做我女朋友吧?”

我惊愕的看着他,他很俊秀,很阳光,很配我曾经想到的一个名字“杜隽林”,“开什么玩笑,没心情!”我不敢相信,只能挣扎往回走,却被他死死拉住:“我知道你顾虑什么,我没有女朋友,那个女生是我堂妹!”

“可我有男朋友”我不容置疑。

“我知道!”

“那你还……”我诧异不已。

“你们已经分手了!”他自信而又平静的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其实从你上次醉酒回来我就知道了,怎么答应吧,我是认真的!”他一脸期待的样子。

“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我语气坚定却似乎软了积分。

这次是他一脸诧异,他未料到我会拒绝他。我知道我一向残忍,害怕自己受伤,总把自己伪装成一只见人就刺的刺猬,我也知道我喜欢他,但也知道这也只是源于一个背影,一个相似的背景而已。他有着殷实的家世,俊秀的容貌,无可挑剔的身材,占据天时地利,而我呢?不敢想象,害怕拥有过后又是失去,,那种痛害怕再去尝试,我只能自私的的选择遗忘或放弃。

我很累,在他转身失落离开的一刹那,我转过身,泪如雨下,我去了外边,迷惘的走在迷失的街道,细雨纷飞,轻轻的雨丝如千万根针一样扎在我身上,很痛很痛痛到麻木,呼啸而过的汽车没有一辆为我而停,静静的雨夜,我心里湿湿的,不远处,我徘徊到了一座桥上,趴在围栏上,任凭泪水滴落在水流里……我累了,我真的累了,这空荡荡的街景是为我而驻的吗?“等到风景都看透,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嘛?”我对着江面自言自语,也不知此时的是那个他!

我落寞的走着,望着天空,灰蒙蒙的,被街景投射的灯光却怎么也照不亮远方的天空……突然我的天空停止了下雨,一把伞出现在我的头顶上,我转过身,是林绪,我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拼命地哭着,一直以来觉得自己足够坚强,最终还是让他看见了我流泪,他轻轻地拥过我……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一个电话,向隽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我不敢往下听,穿过拖鞋抓起电话就往医院赶,不料迎面撞上林绪,没有多说,还是急忙往医院赶……

半小时后,我们才赶到病房门口,向隽生命垂危,正在抢救,漪然则一脸憔悴的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急切地问道。

漪然突然跑过来,抱住我,失声痛哭起来:“小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脸诧异,她正欲开口,向隽妈妈来了,大家都跑过去安慰她。不一会儿,急诊室门开了:“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他所剩时间不多了!你们进去看看他吧!”

“儿子,儿子……”向妈妈边哭边跑,大家全部涌进了急诊室。向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你们……你们怎么都哭了?妈妈……儿子不孝!”他吃力地说着,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哭了:“妈妈……我能和苏汐说句话么?”大家陆续出去了,但他们却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忘记你……。我和漪然在一起是因为是你的朋友,上次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只是跟你长得像……所以我才……”他吃力地说着。

我哭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怎么这么傻呀?”

“这里……这里……”他示意我拿东西。

又是那个笔记本—我送他的生日礼物,他示意我先别看,我把它收了起来,他让我好好照顾涟然,“这辈子我欠她的……不能和她在一起了,我一直都把她当妹妹看待……可是我不明白,我给你写了这么多信……为什么……为什么你都不回?”

我一惊,我没有收到过一封决绝信,“我搬家了你知道么?”

他苦笑:“天意吧……算了……。能帮我叫一下漪然和我妈妈吗?”

我转过身,拼命点头。

阿姨进去了很久,不久漪然也进去了,不一会儿病房里传来一阵嚎哭声,我捂着鼻子离开了,林绪一直跟在我后面,后来听说他的眼角膜捐给了漪然,漪然天生就有眼疾我知道,所以我就经常提醒她少哭。后来我撞上了漪然,他告诉我那些信的遭遇—她烧掉了,那封决绝信也是她写的,其实我早猜到那封信是谁写给我的,因为那字体我再也熟悉不过,我淡淡的一笑,没有怪她,因为她告诉我她喜欢他。只可惜,向隽到死了都不知道,我原谅了漪然,不光只是因为她是我的闺蜜,跟因为我答应他要照顾好她。

不久,我听说漪然和林源走在一起,我心里有少许安慰。

时光依旧。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中,同事们聚在一起吃饭,小颜向我借纸巾,在翻开我包时,无意中看到了这本精致的笔记本,她刚要翻,却被我一把夺了过来,在无意中滑下一张纸条“小汐,对不起,我想我该离开了,看见你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祝你幸福!这次我想结束快一点,我选择自杀,也许我会死,也许不会,听天由命吧!也许车祸是一种最好的办法,再见了,我爱你,记得来世我一定早点遇上你!”

我眼泪夺眶而出,老大吓一跳:“你没事吧?”

我没应声,直接趴桌上嚎啕大哭,大家被我这一阵势吓到了……回家后,我把笔记本烧了,在末页写上一句话:“你说话可要算数,到时我会一片云一片云的找你!”

转眼时间过去了一个月,一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沧海桑田,我也似乎憔悴了许多,不过林绪还是伴我左右,这是支撑我走下去的动力。

昨天晚上又下大雨了,碧绿的叶子还是落了一地……

不久我听说姨妈离婚了,去了杭州,老大也只是去送了她一下,嫂子已经不在吵闹,生活似乎也已经回到了久违的平静。也许那时真的是我看花了眼,也许是我太多疑了吧。姨妈离开了这座城市,如今只剩下她的话还在我耳畔回响:“人要学会坚强,学会珍惜!”也许,我也该离开了,带不走带的走的只剩伤心的回忆,决定回到原来的城市,回到有秦风的城市,我必须面对,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夏天又起风了,这个城市八月的风吹得人凉凉的,心也凉凉的……

如今想想,不知道是这个城市不适合我还是我不喜欢这座城市,流连在明媚的城市灯光下,心中感伤万分。迟暮的街光把人影拉得很长很长,不久天空下起了微雨,我静静的呼吸着这静谧的空气,远处迷离的花香传来,我终又忍不住落泪:是啊,我该离开了,曾经为了躲避一个人,逃离一段感情,我独身执意来此,如今却又因为看见那个人的影子而留下,是该离开了,别离城市……

“你真的要离开么?”他轻轻地问道,我才发现他静静地向我走来。

“嗯,这座城市不适合我!”我鼓起勇气看着他的眼睛,我分明看到了他的不安,一丝无奈掠过他那明媚的眸子。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为我而留下……。”他低下了头。

“我会回来看你的,谢谢你……。呵呵……”我低下头,心中很感激他。

小汐,小汐,你终究像潮汐一样来来回回,说不上逃避,说不上缘,你是该醒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逃避不了,性情中人,爱的真切,伤得最深,只是可怜自己逃避抑或遗忘一段感情,宁愿孤身前往,无意却又将感情寄托在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身上,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简单的行李不辞而别,却惊奇的发现他早已等在地铁站台上,冲着我笑,我愣在这里,“你……你怎么在这里?”我一直语塞。

“回家呀!”他笑了,还是一脸阳光的样子……。

苏汐代表苏醒与宽容

漪然代表执着与无奈,如涟漪一样美丽但终会归于平静

林源代表草原一样美好的事物,是人们向往的人或事物

向隽代表失去

林绪代表完美,一种理想的追求

秦风代表逃避与飘忽不定

姨妈代表亲人

老大代表朋友

彬彬代表路人与群众

飞花虽美,终会逝去;细水长流,却是永恒。世间万事万物,最终飘忽不定,相遇即是缘,不要幻想太过理想的永恒,爱情、友情、亲情,情情相系,珍惜才是真!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