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_文章_散文欣赏_美文摘抄_文章阅读网_三笔原创文学网

当前位置: 文章阅读网 > 亲情文章 >

妈妈说……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4-03-19 15:52:05 点击:
妈妈的话犹在耳畔,和妈妈一起的时光时时浮现眼前 妈妈说:吃亏人常在。 妈妈是这样教育子女的,她一辈子也是这样做的。 我的父辈兄妹六个,弟兄五个,父亲排行第二。这么一大家子,人口多,吃饭穿衣就够忙活的,妯娌五个,就属妈妈任劳任怨,干活最多,从来
  妈妈的话犹在耳畔,和妈妈一起的时光时时浮现眼前……
  妈妈说:“吃亏人常在。”
  妈妈是这样教育子女的,她一辈子也是这样做的。
  我的父辈兄妹六个,弟兄五个,父亲排行第二。这么一大家子,人口多,吃饭穿衣就够忙活的,妯娌五个,就属妈妈任劳任怨,干活最多,从来不计较吃亏与否,所以在爷爷奶奶眼里,妈妈最贤惠勤劳,值得信赖,在妯娌眼里,妈妈最通情达理,人缘最好,从没见着和谁红过脸。几十年如一日,不容易啊!
  后来分家了,爷爷奶奶和我们一起住,一直到爷爷奶奶仙逝。爷爷奶奶幸福的晚年,确实靠的是妈妈的贤惠与勤劳。
  妈妈养育了我们兄妹五人。我是老末,有三个兄长,一个姐姐,加上爷爷奶奶,一家九口,所有的家务都是妈妈的。妈妈年轻时身体很壮,家里地里的活儿样样拿得起放得下,能干会干任干。说起妈妈身体壮,大哥曾经回忆说:那年他十二岁,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起来后到锅屋看到妈妈正在烙煎饼,就凑了过去,妈妈赶紧说,小心脚底下,别踩了“小巴”(小巴就是小孩).。那放在地上草堆上的小孩就是我,四十多岁的妈妈头一天晚上生的我,第二天早上还要干活,还能起来干那么重的活。唉!没有好的身体,能受的了吗,没有好身体哪能养育好这么一大家的人啊。
  就说吃饭吧,每隔一集(每五天逢一次集市),就要烙一次煎饼,那可是厚厚的一大盖子煎饼啊,足足有四十公分厚的一摞。要在地上支起铁鏊子,烧的是软的草,烟熏火燎的,妈妈一个人在那儿一张一张的烙出来,需要几个小时呢。这之前还要用石磨把烙煎饼的料子,像麦子啦,玉米啦,地瓜干啦什么的磨成糊糊,这又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推磨往往在头天晚上或者是当天早上五更头,那真是顶着星星干啊。为了替妈妈分担一些,推磨的活儿我们经常干,那种艰辛后来人是难以体会的,往往是抱着推磨棍推着推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为了替妈妈分担一点,烙煎饼我们弟兄几个都会。赣榆的煎饼出名,尤其是那时的纯麦子石磨煎饼,要经历这么多的艰辛才能做成,那种香味可口,能不出名!有了干粮才好做饭,一家人才有的吃啊。
  那个年代,吃穿是最艰难的,新粮食没下来,旧粮食早吃光了。妈妈很会精打细算,早早的就在烙煎饼的料子里添加了能充饥的东西,什么地瓜秧子啦,玉米瓤子啦,花生壳子啦等等,虽说不好吃,但也能充饥啊,省点粮食也不至于日后断炊啊。饭是粗些,端上饭桌,有时我们实在不想吃,又怕父母难受,就说不饿,不吃了,出去玩去了。但是过一会还得回来吃,肚子受不了啊。就这样的饭也是不够吃的,人口多,饭量大,每当吃饭时,妈妈总是不在饭桌,忙里忙外的叫我们先吃,她是尽着我们能吃饱啊,我们吃完了,她再悄悄地吃我们的剩饭。我们看在眼里很是心酸,也想叫她和我们一起吃,她就是不肯。有点好吃的我们让她吃她就说不喜欢吃。印象中,鸡蛋啦,鱼肉啦,她都不喜欢吃,哪里是不喜欢吃啊,是舍不得吃,想留给孩子们吃。在妈妈的心里,自己吃点苦受点亏没有什么,家人好就行。
  妈妈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
  这是妈妈的口头禅,积善积德,化解一切的不如意。从我记事起,妈妈就饱受胃病,关节炎的病痛折磨。先是风湿性关节炎,每当发病,就高烧,浑身关节痛,发抖。特别是劳累时,或者是天气变阴变冷时,病痛就发作,发病时,常常是整夜的辗转不眠,呻吟不止,几岁的我和妈妈同居一室,感受深切。每当这时只能是以泪洗面,祈祷上天让我去替妈妈受苦吧,常常的,常常的一夜几次醒与眠,痛苦无奈,泪眼难干。没有钱治病啊,只能熬着,活还得干,日子还得过。上苍对妈妈不公啊,但妈妈从不抱怨,逢年过节,少不了祭祀仙灵,坚信善有善报。病就这么拖着,几年过去了一直不好。
  有病乱投医啊,有时晚上发病,叫我去后村找巫婆给看,巫婆忙活半天,叫拿几张烧纸放在妈妈枕头下面,再拿一刀纸去村后烧了。虽然这是迷信,但是为了妈妈我都照着办了。似乎能好点,也可能是心理反应,反正病根是不除的。每年秋后,妈妈都会发病。记得那年秋天忙完了,妈妈病的很厉害,能用的法子都用了就是不见好。父亲推着小车去西乡给妈妈看病,她坐在小车一边,我坐另一边,这样父亲好推一些。六十多里的路啊,好长好长的,病痛的折磨,妈妈的呻吟始终没停。痛在妈妈身上,也痛在儿子的心上。过了水库,父亲发现妈妈好像不行了,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妈妈说不去看了,看不好的,要回娘家看看。父亲含着泪推着妈妈去了童年生活的村子,那是个偏远的水库边上的小村子,在那里住了几日,妈妈的病竟然有了好转。后来妈妈常说,那是上苍保佑,祖先保佑。妈妈是苦命人啊,很早的时候,姥姥姥爷就不在了,是妈妈和舅舅兄妹俩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后来舅舅结婚得子不久舅母又病逝,留下的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全靠我妈妈把他抚养大,这就是大表哥。想想那种艰辛,是怎么熬过的呀。
  度过了这一劫,妈妈的病还在身上,还是常常发病。记有得一天夜里,妈妈病痛难熬,叫我去村后叫哥哥来送到医院。当时我和父母住在村子前头,村子里养了很多狗,小时候的我最怕狗了,为了妈妈我硬着头皮壮着胆子向村后走。走到中心街的南端,首先看到一群狗有四五条爬在巷子口静静地看着我,有一只狗是站着的,还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也静静地看着我,似乎不理解这小男孩夜深人静出来要干什么啊。我屏住呼吸,不紧不慢地走着,眼睛直视前方,一双小手在衣兜里攥成了拳头,终于走了过去。前面不远处的十字街口还有一群狗有五六只站在中心街两侧的巷子口也在望着我。我就这样走着,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也不能慌忙,也不敢慌忙,当时就打算如果它们扑上来,绝对不能往回跑,一定要蹲下来成拾石头状,把它们逼退,然后再向前走。谢天谢地,第一群狗静静地看着我走过,没有叫。如果它们叫了起来,那第二群狗,全村子所有的狗都会叫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走过两群狗,它们都没有叫!也许是妈妈的大善大德起了作用,也许是天上的神灵保佑,也许是这些狗也通了人性,静静地目送我走过去再走回来,虽然那狼一样的目光我侧眼偷看了,而且至今不忘。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病痛缠身,后来大哥从军队上托人买来中药泡酒喝,风湿性关节炎治好了,但是胃病却一直没好,经常犯心口疼,后来我们带到医院查才知道是胆结石,不是胃病。妈妈的病,一方面是劳累过度所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妈妈常年吃糠咽菜,剩饭冷饭引发消化不良,再加上妈妈早年牙齿脱落,四十露头就掉光了牙齿,吃饭咀嚼不细,影响胃功能。妈妈一直在和病痛抗争着,但所有的家务还是没耽误干。我也就是在妈妈的病痛中长大的,因为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多,兄长姐姐成家立业分出去了,感受妈妈的病痛没有我深切。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形成了我性格多愁善感郁郁寡欢的一面。妈妈在病痛中煎熬了好多年,我的童年也在这好多年里漫漫地走过,虽然深切感受了这些病痛带来的一切,但是我得到了妈妈给我更多的疼爱,想想在那饥寒交迫的年代,那大锅里地瓜干汤中妈妈偷偷为我放的小布包里白米饭,那样的香甜,还有妈妈悄悄塞在书包里卷着煮鸡蛋的煎饼,那样的可口,还有中秋节妈妈特意捎来的月饼,那五仁馅的甘甜,还有妈妈留给我的炸散子的脆香……
  妈妈说:“人不能太强哩啦,(就是太好强了),事事都压人不好。”
  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妈妈说:我爷爷那一辈,兄弟两个,我爷爷排行老二,大爷爷那一家,当时人丁兴旺,家境也好,男丁英俊,女子漂亮手巧,人人好强心盛,根本不把我爷爷一家放在眼里。可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大爷爷一家逐渐衰落,接二连三,人都死去了,甚至于绝后了,无奈从我爷爷家过继一个续后,就是我大伯父过继过去了。所以妈妈常说,人不能太好强,不能欺天啊,不能说话做事都压着别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不要狂言诈语。
  童年时光是异常的艰苦,吃比人家差,穿比人家破,就像是小要饭的一般。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同甘共苦,苦中有甜啊。特别是妈妈的慈祥善良,紧紧地吸引着我,永远不能割舍。村子里曾经有一家子人,家境特好,没有儿子,看着我们家的苦日子,也许是想帮我们,也许是开玩笑,也许是……反正是几次跟妈妈说,要把我要去。或许是玩笑话,但几岁的我却认为是真的。说是给了他们,吃好的穿好的,那就是掉到福顿子里啦(就是掉到幸福生活里了)。经常到我们家追问我妈妈行不行啊。父亲笑着问我,去不去啊?我不回答,也不害怕,因为妈妈不会同意的。可是妈妈也问我:“xx啊,你想不想去啊?”看着妈妈的眼光,妈妈似乎是有些心动,又有许多的无奈,她不想让我受苦,能出苦海也不错啊;可是又割舍不下,舍不得啊,矛盾之中问我去不去。妈妈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妈妈,我怎么能离开妈妈呢!坚决地摇头,大声地说:“不去!”妈妈笑了,那一刻,她的眼中包含了很多很多……从那以后,每次到小朋友家玩耍,看见人家饭桌上好吃的东西,无论人家怎么叫我吃,我就是再饿也不吃,一点也不吃。这一条后来也是出了名的,因为其他小孩都不是这样的,见到好吃的哪有叫吃不吃的,不叫吃还要抢着哭着要吃呢。好多年,把我送人的话题常常提起,一直到我上学了,才不再提起。
  童年的我,一直怕人家把我带走,所以跟着妈妈不离开,虽然知道妈妈不会把我送人的,但就是怕别人把我带走。还有一怕,就是妈妈的病,怕妈妈被病魔夺走。年龄越大,担心也厉害。也许是妈妈的善良慈祥感动了上苍,也许是孩儿含泪的祈祷唤醒了神灵的怜悯,妈妈的一生虽然饱受病痛折磨,但晚年的病痛大有减轻,儿女孝顺,幸福终老八十有二。而且几次逢凶化吉。前面说过一次,还有一次是抗战时期,听妈妈说,那时还是姑娘家,日本鬼子扫荡,妈妈躲在村外的菜豆架子里,被一个端着刺刀的鬼子发现了,那鬼子看我妈妈吓的够呛,竟然慈悲大发,晃晃刺刀说着:走吧走吧,放我妈妈跑了。这不也是吉人天相,善有善报吗。
  妈妈说:“凡事要将心比心……”
  妈妈说的“将心比心,人心换人心”就是现在说的换位思考,就是凡事要替对方想想,也就是古语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善良的人处处都为他人着想。有一次,我妈妈喂的一只老母鸡丢了,找不着了,妈妈走街串巷地吆喝:谁家看见俺家老母鸡的没,谁家多了老母鸡的你给俺嗷……就这样吆喝着,一句脏话都没有。当然老母鸡是没找到,不过妈妈说,是给人家爱去了,不找了,给他吧,不都是穷闹的吗。这种情况在农村,其他人家吆喝的时候往往是菜刀剁着木板边骂边吆喝的。我想那留了我家老母鸡的那个人,心中一定在忏悔,也对我妈妈心存感激一辈子的。
  那年代,缺吃少穿,度日艰难,我们家人口多就更艰难。一家之主的父亲苦苦地撑着这个家,眼看家境贫困,心里急躁啊,所以脾气不好,好喝酒。作为孩子,我们当时很不理解父亲,甚至于有些怨恨。但是妈妈总是想方设法打着圆场。饭桌上,总有一小碟好菜,什么炒鸡蛋啊,花生米啊什么的,那是父亲的下酒菜。我们是不能吃也不敢吃的,妈妈饭后跟我们说你父亲干活太累,吃点好的好干活。是啊,现在想想也是,家里的重活脏话全是他的,每天早上天不亮就下地拾粪去了,我们起床的时候他已经是满载而归。千斤重担一肩挑,不容易啊,所以脾气不好也情有可原。有时看父亲对妈妈发脾气,孩子们当然是站在妈妈一边的,过后妈妈常常宽慰我们,替父亲说说好话:“他也不易啊,家家都这样。再说了,妈妈年轻时很丑了……”怎么可能,妈妈是善良美丽的。妈妈说:“你不知道,妈妈年轻时,牙长得不好看,现在牙掉光了。”是啊,妈妈牙没掉的样子我没见过,我只见过妈妈吃煎饼就是靠牙龈,靠唾液把煎饼泡碎,吃萝卜就用菜刀刮成糊糊吃。妈妈这样说就是将心比心,那意思年轻时父亲没有嫌弃自己的容貌,这个恩德现在是要报答的,是用一生的真情在报答。.
  一句将心比心,解决了多少人生难题,化解了多少恩怨和矛盾。在那艰苦的日子里,贫穷会产生很多的矛盾。记得爷爷奶奶住在最东边的一间屋子里,父亲常常买点好吃的都是藏在怀里匆匆进了爷爷奶奶的屋子,妈妈和我们是捞不到吃的,妈妈也常常为此生气,但她也只是气在心里,心里也是充满矛盾。她疼爱孩子,也想孝敬老人,不可能兼顾啊,因为贫穷嘛。所以她将心比心,理解了父亲,父亲要孝敬年迈的爷爷奶奶,他们在世的日子不多了,必须先让他们吃好,孩子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所以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妈妈从来不叫我们上赶着去爷爷奶奶的屋子。事实上父亲和爷爷奶奶也没有忘记我们,也会时不时地端点好吃的给我们,像鸡蛋面条啦什么的。特别是父亲,有时赶西乡会回来,怀里揣着大面包,就是方的馒头给我吃,那真是好吃啊,都舍不得吃,几天吃不完的,那滋味终生难忘!
  还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兄弟几个都上学了,饭量也变大了。家里干活的就是父母,还有姐姐,后来姐姐又出嫁了。干活的少,吃饭的多,本应当干活的我们却都在上学,家里更是贫穷,吃饭都难啊,哪里还有学费啊。所以每当交学费时,都不敢和父亲要,谁要学费就会听到父亲的吼声:“趁早不上学了,下来干活!”所以我们都是自己想办法,早早地喂个鸡鸭,或者兔子,或者到秋收季节野地里去拾秋,然后把这些东西卖了挣点学费。当时我们兄弟几个都好上学,而且学习特别好,不许上学就跟要了我们的命一样。虽然那时学校盛行读书无用,但我们就是喜欢上学,喜欢看书。那看书的痴迷程度也是到了极点,吃饭的时候总会有人在饭桌上边吃边看,连望而生畏的父亲在身边都忘了。这个时候的父亲脸色铁青,气不打一处来,抓起书本扔出门外。就这样,饭桌上看书还是常常会发生。现在想想,也是我们不对,那饭桌上看的可不是课本,都是小说,那课本上的知识在学校早就学会了。饭桌上看书,一不是学习,二又不利于消化,再加上越上学越贫穷,父亲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后妈妈也会说我们:他越是不同意你们上学,你们怎么能当着他的面在饭桌上看书呢,将心比心,他累了一天了,你们还气他啊。
  文革期间,大哥被关进学习班了。那学习班是最吓人的地方,是审反革命,反党集团成员的地方,多少人经受不住折磨冤死在里面!那几十天的时间,父母焦急万分,愁眉不展。父亲背着粪筐到处寻找,终于知道大哥的学习班在粮管所院内西南角的小屋里。也不能叫大哥在学习班天天啃煎饼啊,也不知道在里面怎么样,挨打的没有,所以妈妈熬了一小瓷罐的米粥叫我去送饭,叫我去看看哥哥在里面干什么。虽然我小,但也知道那不是好事,因为都不想去,隐隐约约也知道大哥犯了错误,很重的错误,送饭就是送牢房啊!但是妈妈要我去,将心比心,那是我大哥,不能不去。低着头提着黑色的瓷罐我去了。回来后,妈妈问我:“看到你哥哥在干什么?”我说:“他在写字,厚厚的好几本信纸,在一个小桌子上面写的。有两个人在看他写的字。”“打他的没有?”“没有。”父亲松了口气。妈妈又说:“明天再去送饭你告诉他叫他好好写字。”第二天我去这样说了,那两个人偷偷地笑了。我也记不清送了多少次饭,反正父亲天天背着粪筐在粮管所院墙外偷听,看里面打人的没有,后来又找人算命看什么时候能放出来,天天担惊受怕,备受煎熬。也许是哥哥秉承了妈妈的善良起了作用,最后是无事出来了,而且在学习班还没有挨打,这也是少有的稀奇事啊。
  遇事总能将心比心,总能替别人着想,这是妈妈的美德。
  妈妈说:“出去玩不要和人闹仗。”
  小时候,每当出去玩时,妈妈都这样说。她一辈子在村子里没有和任何人红过脸,更不要说和人吵架骂仗了。不贪便宜,心眼正,遇事通情达理,怎么会和人家吵架打仗。和为贵礼为先,所以她教育的孩子们出门在外从不惹是生非,到哪里都叫大人放心。几十年了,不逞强好胜,遇事忍让为先,从没有和人恶语相向,拳脚相加,这就是我。小的时候,孩童们喜欢一道玩,是小孩子头儿,讲故事,做游戏,家长都放心,成年后,诚信待人,合作处事,同事们放心。
  童年的时光,都有些难忘的记忆,四五岁的我也是多灾多难。刚刚会跑的时候,跑的急却不稳,从堂屋跑出来,拌倒了正好脸磕在地上的大铁锅锅沿上,在眉间留下一道一字型疤痕伴随终生,如果在偏上一点眼睛就磕瞎了;后来自己在家扒在大瓷缸缸沿上拿着小树枝敲打缸底的水,失去平衡一头栽到水里,幸好缸里水少,只没到双眼,妈妈回来把我拉出来,捡回了一条小命;再大一点的时候,一天晚上,只有妈妈在家,父亲开会去了,是村干部。我下午就发烧,晚上更利害,高烧不退,哭闹不止,睡在床上,眼睁睁看见四面的墙在倒向我砸来,躺在妈妈怀里,看见屋顶在旋转,屋内火球翻腾,妈妈赶紧找来我大伯家的大哥抱着我就向医院跑,在茫茫黑夜里,气温凉一些,似乎好受一点,但仍然看到一个个黑球从远处扑面飞来,很快地飞来,迅速的膨胀变大,然后吞噬着我,头晕,要呕吐,跑到医院医生侧出体温42度,说是疟疾必须打青霉素,正常情况打青霉素是非常疼的,但是打针的时候我根本就感觉不到痛疼了,这一针可是救命的针啊,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第二天再去打针时就好多了,回来的时候妈妈特意买了一根油条给我吃,我吃的那个香啊,至今难忘。妈妈说:“事不过三,你三关闯过了,再也不会有事了。”是的,从那到现在,再也没有害过大病,再也没有打过针,除了打预防针。
  妈妈的为人,为孩子们树立了榜样,是我们的启蒙老师,把我们领上了健康成长的道路。孩子们上了正道,入了学堂,只要社会不出现大的变故,怎能不成才。她用她的善良和勤劳塑造了我们的人生,收获了成功的甘果。看着四个儿子在学校不同的年级,个个都是第一,品学兼优,辛劳一生的妈妈露出了笑容,引来了多少羡慕的眼光和称赞。恢复高考,本应当我们家出四个大学生的,因为社会的变故,只有两个考上了大学,就这都轰动了方圆几十里啊。那时候一年一个县也就考上一百多个,而且还算上中专之类的,那是需要百里挑一的,我们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真是天大的喜事,也是奇事啊!妈妈辛劳善良一生,总算有了回报,那真是乐开了花。
  妈妈的话是温暖的,妈妈的话是真挚的,妈妈的话是富有哲理的,但是妈妈的话并不是永远能听到的。那一年春节过后,初二三的样子,回家看望父母,都很不错的。年前妈妈曾经问我回不回家过年,我看看家里的床铺不够就说不了,妈妈没再说什么。转眼就开学了,遇到星期天再回家看妈妈,却已经病了数日,胆结石的病根引发肝腹水,腹部水肿很厉害,乡里的医生给看的,打点的。再过几日再回家看妈妈,腹水消退,医生也说疗效特别好,愈后生活自理没问题。看着妈妈躺在床上,挂吊瓶的那只胳膊露在被子外边,我用手握着妈妈冰凉的手,一边给她暖着手臂,一边和她说着话,可具体说了什么,现在却也想不起来了,当时就是觉得医生的话是对的,妈妈的病很快就会好的。后来四叔来了,跟妈妈说了一番话,什么人啊最后都得走这一步,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听到这些我当时很是生气,但四叔是长辈又不好说。妈妈只是随声附和着:是的,是的。再后来四叔走了,妈妈眼光望着窗外,久久的凝视着,似乎是乏困了,说了一声:我累了,想睡一会。头侧向里面就睡了。父亲过来说:你看你妈妈睡了,不说话了,你还不走吗,回去吧,晚上有你三哥呢,还有你二哥。听到父亲的话,我骑着摩托车就回去了,走到半道上车胎扎了,叫人修好后似乎觉得要出事似的。返回头往回走,又觉得不会有事的,调转车头还是回了自己的家。谁知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二哥来告诉我,妈妈夜里去世了,担心害怕一生的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是这么的突然,叫人猝不及防。没想到头天下午就是和妈妈的最后一面,妈妈的话语再也听不到了,永远也听不到了!
  妈妈离我们而去了,多少年了,妈妈的目光,妈妈的话语,仍然历历在目。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似草木,春生秋灭。人生在世,世间多少牵挂环绕,天国又有多少思念牵引。逝去的先人离我们很远很远,远在天国,又离我们很近很近,近在心田。
  妈妈永远也不会再说了,但妈妈说的话永远不会忘,也永远不能忘,这是我们的传家宝,必须世代相传。妈妈的美好品德,妈妈的音容笑貌永驻心间。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